首页 »

上海部分区土地流转费达3000元,对流入方缺乏审核把关

2019/9/11 18:22:47

上海部分区土地流转费达3000元,对流入方缺乏审核把关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王海燕

 

上海市175.9万亩农户承包地已流转近130万亩,流转比例接近四分之三,为全国最高。但部分土地依然存在流转不规范、 流转价格偏高问题,对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中的这些难题该如何应对?今天,上海市十四届人大32次会议听取和审议了市政府副秘书长吴建融作的《关于本市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情况的报告》。

 

本市承包地流转率达到73 .7%

 

吴建融说,本市初步形成了以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为重点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截至2015年底,全市累计发展家庭农场3829户,其中粮食生产家庭农场3555户,水稻种植面积达到45.9万亩。截至2015年底,全市通过工商部门年度报备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数量为6302家。

 

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了解到,本市规范和引导农村承包地经营权流转,保障合理的设施农用地需求。截至2015年底,承包地流转面积为129.2万亩,流转率达到73 .7%。其中,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共流转经营农村承包土地面积97 .5万亩,占比达75.2%。

 

据悉,本市推进农村土地流转交易公开市场建设,本市承包地流转交易平台已基本实现对郊区的覆盖,建立了完善的农村土地流转公开交易规则。同时,探索创新多元化的流转模式。农户既可将其承包地委托给村集体统一对外流转,也可将承包地入股合作社,通过土地流转费和盈余分红获得收益,还可将承包地折价入股自己成立合作社或集体农场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等。

 

部分地方对土地流入方缺乏审核和把关

 

本市在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市人大专项监督中也发现和梳理了存在的一些问题和不足。

 

“部分土地存在流转不规范、 流转价格偏高问题。”市人大专项监督发现,部分地区农村土地流转价格偏高、期限偏短、流转不稳定。部分区土地流转费偏高,每年每亩在1200元以上,有的地方甚至超过3000元。据了解,松江区流转费控制相对较好, 一般在每亩800—900元,其他区大都在每亩1300—1500元,个别地方每亩已达2000元以上。“过高的流转费提升了经营主体的土地成本,增加了违约风险,制约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健康发展。”

 

其次,部分农户委托土地流转期限只有2至3年,有的地方的土地流转合同一年一签,与农业生产投资回报期较长形成强烈反差,使经营主体对土地流转的稳定性产生担忧,从而影响对农业生产的长期稳定投入。

 

调研发现,有的农户为了短期利益,要求收回已经流转的承包,地自己耕种,或流转给出价更高的散户,影响了规模经营的推进,增加了土地流转的矛盾和纠纷。部分地方对土地流入方缺乏审核和把关,有的流入方低效经营,有的将土地加价流转给他人,有的还未做到全部委托村级统一集中流转。土地流转“流进容易流出难”,合理的淘汰更新机制尚未健全等。

 

吴建融说,下一阶段, 将以新型经营主体建设为核心,加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力度。坚持依法自愿有偿原则,规范土地流转,既要严控外来人员租用土地,遏制掠夺式经营;又要防止效益低下、不规范种植的粗放式经营。在土地流转过程中重视公平,尤其是起始公平,控制过大规模经营土地的专业大户,将土地交给真正有志于从事、有能力从事适度规模化农业生产的本地农民,经营家庭农场和农民专业合作社。 在调控土地流转费价格的基础上,建立老年农民养老补贴机制,促进老年农民将承包土地交给集体经济组织统一流转, 享受到龄退养补助。 鼓励引导适当延长土地流转期限, 从事粮食生产的土地流转期限一般为5年左右。

 

一些专业合作社成了“空壳合作社” 

 

“懂技术、会管理、善经营的农业专业人才匮乏。”市人大专项监督发现,受到农业生产条件艰苦、收入偏低、社会偏见等因素影响, 少有大学生愿意到合作社并长期留在合作社工作。委员们表示,虽然近年来年轻的“农二代”逐渐增多,但群体不够大,许多家庭农场主、农民合作社理事长年龄偏大,文化水平较低,缺少年轻带头人。以嘉定区为例, 该区有7万亩粮田、 2万亩菜田, 而60周岁以下的农业从业人员仅120余人,要完成政府下达的粮食和蔬菜生产最低保有量任务, 只能吸纳一部分60周岁以上的农民和外来人员从事农业生产, 尤其是蔬菜生产。

 

“部分农民专业合作社缺乏经营和服务能力。”吴建融谈到,部分农民专业合作社有名无实, 只有一块招牌,并无办公地点、资金注入, 成为“空壳合作社”。部分合作社民主管理、利润返还不够规范,财务制度不够健全。 调研发现,本市登记注册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有1000多家,但执行年度报表制度的只有6000多家,其中具有一定经营规模的仅3000多家,这些农民专业合作社带领农民对接市场的作用发挥还不够。

 

此外,农业领域贷款融资难、金融服务不适应农业生产特点的需求问题突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因没有固定资产抵押,大额贷款困难。小额贷款流程复杂、放款慢。当经营主体具有偿还能力时,不能提前还款。 

 

“本市将加大财政、金融等政策扶持力度。”吴建融说,本市将落实专项奖补政策的各项措施, 将家庭农场纳入现有财政支农政策扶持范围。创新质押、担保方式, 解决新型经营主体贷款抵押难、贷款不及时和还贷不灵活等问题。将家庭农场纳入小额信贷保证保险范围,为家庭农场提供发展生产所需贷款服务。

 

(编辑邮箱:shzhengqing@126.com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