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月初三城管就上门撕春联,“卫生城市”不应机械定义

2019/9/11 18:22:47

正月初三城管就上门撕春联,“卫生城市”不应机械定义

从正月初三开始,山东济宁的城管人员就走上街头,撕下临街商铺张贴的春联和“福”字,以“维护城市市容市貌”。此事一经媒体报道,就引发巨大争议。

 

别人还在喜气洋洋过新年的正月初三,济宁城管就上门撕人家春联——他们并不是像舆论批评的那样“吃饱了撑的”,而是肩负着不小的“使命”。这看似不符合逻辑的怪事,其实背后有其逻辑,因为济宁正在创建国家卫生城市。张贴春联和“福”字属于“乱贴乱画”的行为,会影响“创卫”的评估和打分,所以必须像清除牛皮癣小广告一样撕去。

 

据媒体报道,正月里上门撕春联的,山东济宁并非头一例。几年前,陕西渭南、河北邢台的城管执法办也曾下发过关于春联属于“乱贴乱画”的“整顿通知”。当时,渭南市创卫办主任柴树明明确表示,按照国家卫生城市标准,春联绝对属于乱贴乱画,过了正月十五之后就必须去掉。

 

看来,“城管该不该上门撕春联福字”只是表面问题,更深一层的问题是,张贴春联福字算不算乱贴乱画?春联福字算不算视觉污染?要不要在评估卫生城市时候扣分?如果在这些问题上不能达成共识,这种开年就上门撕春联福字的怪事,就有可能在其他地方继续上演,类似今年这样的争论也将继续出现。

 

要回答这些问题,还真不能一概而论。在传统习惯上,人们一般不会主动撕下自己张贴的春联和福字。在经历数月日晒雨淋之后,那些残破褪色、落满尘埃的春联福字确实有碍观瞻,影响城市的市容市貎。尤其是在临街商铺的门面上,很容易成为一种视觉污染。此外,从社交网络上流传的照片看,一些喜欢挑战传统的人,近些年开始张贴一些内容千奇百怪的春联,其中不乏挑战公序良俗、挑战文明道德者。对于这些或者形象破败、或者内容不雅的春联,有关部门开展治理整顿理所应当。但是,对于那些张贴时间不长、内容喜庆健康的春联,它们非但不是乱贴乱画、视觉污染,甚至还能为城市形象、为市容市貌加分。

 

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的活动开展以来,在全国范围内提高了城市治理水平,改善了城市的市容市貌和宜居条件,促进了城市文明程度的提高。然而,在对于“卫生”的一些认定和评估标准上,可能还应该更加细化、具体化,而不应该大而化之,机械认定。春联福字的使用张贴,跟张贴牛皮癣小广告、乱涂乱画等行为有着本质不同。事关市民群众门面上的事情,当事人自己都会十分讲究其美观大方的视觉效果。很少有人会在过年的时候,故意丑化自家门面。把春联福字和牛皮癣小广告一起认定为乱贴乱画、有碍观瞻,这种认定标准值得商榷。

 

春联福字具有多重社会功能。在形式方面,它能够美化视觉效果,营造红红火火过大年的热烈气氛;在社会心理和传统观念方面,它符合民间社会讨口彩、讨吉利的传统习惯。一年之计在于春,在新年来临的春节,老百姓喜欢通过春联来寄托对新年的美好憧憬,表达心中的祝福和祈愿。这种传统风俗和社会心理具有积极的社会功能,属于公序良俗的一种体现,应该得到保护和尊重。新年之际就上门撕春联福字,这是把春联福字简单理解为一种物理存在,从形式的角度来评估其对于市容市貌的影响,而无视它在社会心理和民间习俗方面的重要价值。从一种简单化、机械化的“整洁卫生”定义出发,去粗暴冒犯民间习俗的禁忌,伤害积极正面的善良风俗和社会心理,如此行政的最终效果,很可能是得不偿失。

 

既要尊重民间习俗,又要维护市容市貌,对待春联福字并非没有两全之策。比如,在卫生城市的评估打分标准方面,对于破旧凌乱,或者具体内容违反公序良俗、违反伦理道德、违反现代文明的春联可以扣分,监管部门可以劝导甚至清除。但对于内容积极健康、形式美观大方的春联,则应该尊重群众张贴使用的权利,不应该将之简单定义为“乱贴乱画”,把春联福字和牛皮癣小广告混为一谈。如果觉得认定标准难以操作,也可以规定各方都能够接受的合适期限,比如说,过完正月,或者过完“二月初二”就可以取下春联福字。这种更加人性化的治理办法,应该能够得到更多市民的理解和支持。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朱瓅